相关文章

外籍演艺人员运动员(含港澳台)入境捞金怎样缴税?

作者按:北京、上海等城市是我国对外文化交往的中心,每年有大量外籍演艺人员、画家、运动员等(以下简称外籍演艺人员)入境参加各类市场活动,演艺人员家、经纪公司、主办方经常面对很多税务问题甚至是难题。这是因为,我国和大多数国家(地区)签订的税收协定中,对于外籍演艺人员有特殊的征税规定,不同于普通情况下提供劳务的机构和个人。因此有必要对这些内容有更深入的准确理解。

外籍演艺人员入境参加相关活动,首先需要判断该活动取得的收入是否需要在中国内地缴税,如果要缴,按个人缴,还是以经济公司名义缴纳,区别都比较大。对于外籍演艺人员入境的涉税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1、外籍演艺人员。需要知道什么活动缴税,什么活动不缴税,税前税后收入多少,怎么签合同。

2、与外籍演艺人员签约的经纪公司。需要知道经纪公司在多种活动中分别怎么缴税,哪些缴哪些不缴,哪些按个人缴,哪些按企业缴税。

3、邀请外籍演艺人员的我国企业和个人。签订合同需要计算税前税后支付多少费用,相关费用怎么履行代扣代缴义务。

以下文章来源于《中国税务报》2018年3月30日,主要从解决实际问题的角度出发,讲解了执行税收协定艺术家条款需要注意的问题,以及纳税判定标准。

艺术家和运动员条款:

规范更细致判定更精准

作者:古成林

对很多纳税人来说,运用艺术家和运动员的协定条款作出纳税判定和税款缴纳存在较大困难。主要原因是,在具体理解和执行相关税收协定条款的操作细节上,税收协定及其相关解释没有具体做出指引,缴哪些税,按什么标准缴纳具有较大的判定难度。《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税收协定执行若干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8年第11号,以下简称11号公告)对原有的税收协定解释中的艺术家和运动员条款进行了更新解读,对艺术家和运动员的身份界定以及不同情况下产生所得的纳税义务进行了细化,有利于相关方做出更加准确的纳税判定。

一方面,11号公告明确了哪些人哪些活动应该缴税。11号公告规定,艺术家以演艺人员身份进入中国境内,从事演艺活动并取得报酬需要在中国境内缴税,如果以演艺人员身份从事其他活动也需要缴税。演艺活动比较好理解,就是舞台、影视、音乐等活动,重点需要关注的是以演艺人员身份从事的其他活动,比如广告拍摄、企业年会、企业剪彩等。

在实践中,认定这些其他活动是否属于纳税范围的活动存在难度,判定的重要标准是,是否利用演艺人员的个人形象和知名度从事商业活动。举例来说,邀请艺术家出席婚礼,参加演出性质的演讲等,判断这些活动是否属于11号公告所规范的应税活动,需要重点分析,是否存在利用艺术家的知名度追求提高该活动的影响力的目的;是否存在商业化运作的模式,比如签订合同支付报酬等。

同时,11号公告完善了运动员参加活动的适用范围,除了参加传统的比赛和为产品代言等活动,明确规定参加电子竞技等具有娱乐性赛事活动适用运动员条款。11号公告还对艺术家和运动员取得的所得形式做出了补充,明确无论是直接所得(例如出场费所得),还是间接所得(例如版权费所得),都属于应税所得范围。

另一方面,11号公告明确了不同形式的所得怎样缴税,包括缴纳哪些税种以及具体操作等细节。艺术家和运动员个人,对入境取得的11号公告范围内的个人报酬,需要按照个人劳务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且无论个人入境时间长短,都需要缴纳。

组织艺术家和运动员个人入境参加活动的公司或个人,比如演出团体、经纪公司、经纪人,如果从这些活动中获得报酬,这些所得也需要在中国缴纳税款,且无论这些公司或个人是否构成常设机构。对于非居民企业通常按照核定利润率缴纳企业所得税,对于非居民个人通常按照劳务报酬缴纳个人所得税。

艺术家、运动员、演出团体、经纪公司等,如果取得间接所得,例如产品出售的版权所得,需要按照特许权使用费在中国境内纳税。对于非居民企业来说,按照取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缴纳企业所得税,税率10%,对于个人来说,按照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税率20%。

以上所得如果全部被第三方收取,也需要按照相关标准在中国境内缴税,不需要考虑这些所得是否支付给艺术家或运动员个人。11号公告还明确对艺术家和运动员的所得规定,如果存在被第三方收取的情况,收取人为企业不受税收协定第七条(营业利润)的限制,需要在中国境内缴税;收取人为个人,不受税收协定第十四条(独立个人劳务)、第十五条(非独立个人劳务)规定的限制,需要在中国境内缴税。